首页  »  情色小说  »  校园小说  »  求求你放过我..再干下去会怀孕的

求求你放过我..再干下去会怀孕的



 
.
  星期六下午,由于课外活动只限上午举行,大部分回来参加活动的同学都已经离开,学校内只剩下忙着的老师
和校工。
  即使我回校是为了出席风纪队的聚会,此刻亦没有理由再留在校园里,所以我绝不应该大刺刺的在走廊出现。
我带着身后的少女,悄悄步上三楼。我们小心的越过走廊,心里希望不要碰到校工在清洁课室。我们走到角落,来
到一个杂物房面前。房间位置有点偏僻,所以只要我们安静一点,应该可以安心不被人发现。房间只有二百多平方
尺左右,只摆了一张桌子,我相信房间本身并不是作为课室用途,所以是长期锁上的。
  我是在风纪聚会后乘机留在学校。而我身后的女学生则是球队队员,也是趁练习完毕之后溜回来学校。风纪队
员与球员悄悄的躲进一个空置的杂物房,真是一个奇怪的情境。我们会相聚在这里,是因为四天前我发现了她在网
站上的留言。网上化名为「阿余」的她声称需要急钱而欲当一次「私钟」;收到她靠电邮寄来的相片之后,我一眼
就认得出她是我同学。
  既然也只不过要五百元,我爽快的答应了这个交易。所以其实我们也只不过是嫖客与妓女的关系,这样的话就
没什么奇怪了。联络上阿余之后,我很快便承认了自己跟她是在同一所学校里读书,而且也见过了她好几次;她起
初有点犹疑,不过当我提议付她双倍价钱,好让大家也得到好处的时候,她还是答应了。选择这个地方亦是我的提
议,既刺激又方便。
  我们走进了杂物房,里面并没有想象一般的肮脏;桌面不带一点灰尘,就像有人打扫过一样。房间唯一的一个
小窗正被窗帘遮住,不必担心会被人看到。我转身关上房间,并从内锁上;阿余有点担心地看着我锁门。
  「不用担心,就连平时也很少人会来到这边。我们小声一点就可以。你叫什么名字﹖」我带点安慰的语气问道。
  「不关你事。」她问道。
  「不回答也好,反正事后我们也会装作互不相识。」这家伙的态度不太好,不过对我来说她就只是一个卖家而
已。
  「你可不可以先付钱﹖」她老实地问道。
  「至于钱,当然不能预先付给你,因为你也没有给我『货品』啊。不过,要是你不放心,」我边说边从袋里掏
出三百元,说:「我倒是可以先付一点『订金』。」
  阿余果然把钱收下了,这对我来说就是暗示她答应了交易;于是我伸手想替她拿开袋子放到一旁,却被她阻止
了。
  「你收了我的订金!」我说道。
  「行了,我自己来就行了。」她将钱塞进袋里,然后把袋子和手里的纸袋都放到一旁的地上。
  「顺便脱掉你的毛衣吧。」我说,阿余毕竟收了我的钱,不做不行,于是转身背向着我,慢慢将毛衣拉起脱下。
我一边解开自己校服的钮扣,一边欣赏着阿余的背影。阿余比我小三年,但外表看起来绝不像一个小女孩。她的一
头长直发扎成了马尾辫,露出她的颈背,短过膝盖的校裙下亦露出了她穿着白袜的一双小腿;白晰的皮肤看得我一
阵心动。阿余刚把毛衣脱出来,折好放在桌面。我继续欣赏着她的身体,薄纸般的校裙遮蔽不了内里的白色底裙,
让我隐约看见她身下穿着一条黑色的短裤。
  「我想我们还是不要在这……」阿余才转身开口说话,却立即被我封住了嘴巴。我右手绕到她身后将我们的身
体紧贴在一起,左手托着她头,让我大力的吻着她的嘴唇。
  她起初想要大力推开我。「你不是想要骗钱吧﹖你已经收了我三百元!」我边吻边说,她听罢才停止反抗。我
感觉到她急促呼吸,双手轻轻的放在我肩上,显得僵硬紧张。我的左手改为抱住她的腰,像跳舞一样带着她慢慢转
圈。我伸出舌头舔她的嘴唇,伸进她的嘴巴里;她有点反抗这种接吻,想用舌头将我的舌头顶出来,却被我乘机把
她的舌头吸到自己嘴里。我感觉到两条舌头在二人之间打转,一点唾液缓缓从她嘴角流下。
  我开始进攻,双手从她的腰际往下移动,往她的屁股摸了一把。我撩起了她的裙罢,手指感觉到她大腿的嫩滑
质感,手指滑进她的大腿内侧,很快摸到她的运动短裤。我们暂时分开了嘴巴,蹲下去想把她的运动裤拉下来。她
不期然将双腿夹紧,于是我双手抓紧她的裤头,大力往下扯。「嗯!」阿余本来低头看着我,此刻却忽然把头别过
去。我提起她的小腿让我将裤子脱出来,却发现除了黑色的运动裤,还有一条粉红色的内裤,原来是我刚才把她两
条裤子都扯掉了。我把两条裤子也放到一旁,再次站起来拥着她。
  「可不可以别那么快﹖」阿余问,显然她还很紧张。
  「这是你第一次吗﹖」我问。
  「嗯﹖」她显然不想回答我的问题,于是我再次吻着她,双手继续刚才的行动。我再次触上她大腿的皮肤,缓
缓上移,这次不再被运动裤阻碍;我继续进攻,终于摸到了一点稀疏的毛发。我的手指微微撩动了一下,指头感觉
到一种柔软的肉感。怀内的阿余震了一下,而我并没有停下来,右手开始抚摸着她的屁股。左手手指停驻在阿余的
私处上,开始重复着撩动挤按的动作。
  我面前的阿余已经闭上了眼,不晓得是害羞还是享受。她的身体缓缓扭动,似是想避开我手指的攻击,但动作
往往令我的进攻更加强劲。我左手一边托着她的屁股,右手食指指头已经随着她一下摆动而突入她的肉缝里面。此
举显然让她不太舒服,她张开了眼,道:「痛……」
  「很快就会不痛。」我说,双手都暂时离开了她的裙下。我倚着桌子站着,并让阿余跪在我面前。她带点不愿
意的看着我将裤子和内裤褪到小腿,看见我勃起的阴茎更羞得低下头来。我托着她下巴让她面对着我的阴茎,道:
「给我含下去。」
  「那很脏!」她说,毫不愿意替我口交。于是我答道:「不含也罢,那就直接进入戏玉吧。」
  「……嗯。」阿余挺爽快的回答了我,倒是有点出乎意外。于是我将桌上的毛衣充当垫子铺住了桌面,吩咐阿
余坐上桌上。我扶着她让她慢慢躺在桌面,她有点紧张合住双腿,我抓住她的膝盖让她双腿分开。裙子随住她双腿
拉开而扯高,幼嫩的少女私处便暴露在我眼前。下身一凉,羞得初次卖肉的阿余闭上了眼,我让她右脚放下来,右
手继续抓起她的左腿,让她双腿尽量分开。我看她似乎未想到那件事,左手立即扶好硬涨的阴茎,将龟头抵在肉缝
面前。
  「慢住……呀!」阿余忽然开口想说话,却被我的入侵截住了话。我以阴茎开发着阿余紧紧的阴道,每一下用
力都让阿余痛得高声叫着。
  「不……不要!你没有戴套……不……」阿余紧张得哭了起来,不断想要用双腿踢开我。我将她的左腿搁在肩
上,才三两下功夫已经抓住她双手,然后把身体压在她身上。这样一来,她完全反抗不了我。我将她双手按在桌上,
身体的重量让我的阴茎几乎完全进入了她的体内。我缓缓抽出了阴茎,发现她已经不是处女。
  「你已经不是处女了,是你男友干的好事吧。」我揶揄说。
  「快放开我!我把钱还给你好吗﹖不要这样!会怀孕!」阿余高声说,这种声量很容易让走廊的人听见。
  「我不要。」我说。还好我手掌宽,我单手挟住阿余的双手,接着将自己的皮带脱下来,将她双手绑住。这样
我就可以空出双手来好好在她身体游玩一番。
  「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你怀孕的啊。」我温柔的说,再次将阴茎抽进去阿余微微湿润的肉缝里。阿余伤心的躺
着哭泣,让我任意将她的腰带脱下来,蒙住她双眼。我缓缓摆动腰子让阴茎在肉缝出入,感觉到肉缝里愈来愈湿。
我双手抚摸着阿余的双腿,发觉阿余的一只皮鞋在刚才反抗的时候已经掉了,于是我干脆替她把剩下的一只鞋子也
脱掉。
  我双手感受着阿余被白袜包住的小巧的脚掌,还有她充实线条感的小腿。我慢慢抚上她柔滑的大腿,然后往下
移动,落在她的肚皮上。阿余的呼吸急促,一半是因为她紧张,一半是因为她正在哭泣。
  阿余的肉缝依然窄狭,我每次把阴茎抽出,都感觉到她的肉缝快速合上。我发觉活塞动作愈来愈顺畅,阴茎上
沾着一些透明的液体。阿余的哭泣声减少了,随之而来是一种受压制的呻吟。
  我双手沿阿余的肚皮向上潜进校裙里面,很快就找到了一种期待的质感。我纯熟地将阿余背后的扣子解开,将
她的胸罩脱下来,然后掉到一旁;双手再次回到校裙里面,享受着阿余的小乳房。我无法看到校裙下的乳头是什么
颜色,但我捏着两颗乳头,感觉到它们的弹性,以及它们在我指头缓缓发涨变硬。我再次将身体压在阿余身上,隔
住校裙用嘴亲吻着阿余的胸口。
  我的唾液将校裙和里面的底裙沾湿,变得半透明的校裙暴露出小巧的粉红色乳头,害我不禁要对其亲吻一番,
我用舌头舔着小巧的乳头,不时又改为像婴儿一样吸啜着它,就像想把乳液啜出来一样。我感觉到身下的阿余不停
扭动着,脸上满是泪水,嘴里却是低声的呻吟。
  我双手继续搓揉阿余的乳房,亲吻着阿余的脖子及耳珠,身下的活塞运动从未停过,交合处已经流出一滴滴的
透明液体,滴在桌面的毛衣上。我暂时放开身下的阿余,让大家暂时休息一下。阿余喘着气,脸蛋都红了。
  我不去想走廊外会否已经有人发现了我们,此刻他或者正躲在门外,透过某个隐闭的小洞窥视着我们。我稍微
回气,便将阿余抱起,让她翻转身趴在桌上。阿余的小肚刚好抵在桌子边缘。我用手往她湿润的肉缝摸了一把,指
间尽是沾着稠糊的淫水。
  我将手指的淫水抹在她脸上,让阿余发红的脸蛋更加添上一种性感。我戴上了预备好的安全套,这款安全套表
面布满突起的小胶粒,还附上一个震震环,不晓得是否真的增加刺激,令我有点好奇。我扶着自己的阴茎,用龟头
往她肉缝上下磨擦。湿滑的龟头让肉缝里面渗出更多的润滑剂,于是我用力一顶,便将半截的阴茎顶入了阿余温暖
的阴道里。
  「嗯!」阿余不禁发出一阵高呼,让我心中泛起了一种征服的快感。我重复着活塞运动,每一下都插得深拔得
狠,我的肚子不断击打着阿余的屁股,让房间里充满着肉体碰撞的声音。安全套的胶粒磨擦着阿余的阴道肉壁,似
乎每一下抽插都让她几乎承受不了,每次我都将阴茎整枝插入,让安全套根部的震震环抵住阿余的阴道口。双重的
刺激让阿余难以忍住自己的呻吟声:「啊……嗯……嗯……」
  阿余用力抓住身下的毛衣掩住了嘴巴,似是害怕自己的叫声会让别人听见。我当然懒得去理,恐怕即使现在有
人开门进来,我甚至会邀请他一起参与。我望住自己的阴茎在阿余下体进出,晶莹的液体逐渐变得稠糊奶白。
  我双手伸出去搓揉着阿余的乳房,同时把她拉起来,让她站在我的怀里。她的身体被我撞得摇来摇去,身上的
校裙磨擦着我的胸膛,别是有一番滋味。我伸手将她右腿提起来,让她双腿作最大程度的分开,配合着更激烈的活
塞运动。
  我没有刻意计算着自己阴茎进出阿余身体的次数,不过根据大家身上的汗,以及阿余下体的稠糊液体来看,我
看我们都已经干了十多分钟。我感到即将要发射,于是将阿余放下,再随即走到趴在桌上喘气的阿余面前,她似乎
知道我的举动想推开我,但还是被我抓住头发固定着头。我脱掉安全套,连续几阵精液雨洒在阿余脸上。足足射了
几十秒,我才将抖动着的阴茎往阿余的脸上抹,将剩余的精液都抹在她脸上。
  「嗯……嗄……」阿余虽然对于脸上的精液感到恶心,不过也没有气力去管,只能躺着喘气。我解开了她双手
的皮带和绑住她眼的腰带,坐在一旁,欣赏着阿余的裸体。才待了一会,阿余坐了起来,稍微用面纸抹掉了脸上的
精液,也穿回了自己的裤子(尽管她下身还是湿淋淋一遍)和鞋子。
  「快付钱。不要跟人说今天的事……」阿余说,脸上还是红红的,气也有点喘着。
  「你不用那么赶吧。」我说,一边穿回裤子一边拿出七百元。她接过七百元,急忙将袋子和毛衣拿起,就匆匆
的往房门走去。此时我想起了一个问题。
  「慢着,」阿余转身望住我,于是我继续问道:「我们还会有机会再做一次吗﹖」阿余没有回答我,转身就打
开了房门。如果我不是肯定她将会回来房间,我也许会继续追问她。
  房门外站着的男人的确吓到了阿余,但他没有给机会阿余大叫,因为他已经纯熟地掩住了阿余嘴巴,还把她整
个人拖进了房间。
  「你看得够爽了吧﹖」我问男人。
  「小子快来帮手吧!别在那边看戏!」男人喊道,于是我帮忙抓住了阿余踢来踢去的双腿。男人一脚将房门关
上,我将阿余的毛衣放在地上,让男人将阿余放在毛衣上。我改为抓住阿余的双手,而男人随即分开了阿余双脚,
跪到双脚中间,再脱掉自己的皮带。
  「给你,绑住她双手。」男人吩咐说。
  「你们想怎样﹖不!不要!我把钱还给你好吗﹖不要伤害我……呜……」阿余吓得哭起来,却无阻我将她双手
绑起。「要把她嘴巴也封住吗﹖」
  「好,」男人答道,却走到去我的身旁,抓起了阿余的下巴。原来男人已经将裤子褪到了大腿,露出了比我成
熟得多的男人阴茎。男人暴力的将阴茎插进阿余的嘴里,一时间我还以为阿余含不下这庞然大物。男人用力的把阴
茎抽插着阿余的嘴巴,让阿余完全出不了声。我发现即使男人已经极为粗暴的把阴茎塞进阿余嘴巴里,阿余还是只
能含着阴茎的大半。男人不时把阴茎拔出来,阿余的唾液满布着像鸡蛋大的龟头上。
  「嗯……唔……唔……」阿余辛苦地叫着,任由男人将阴茎顶着自己的喉咙。男人看起来毫无表情,直至他拔
出了自己的阴茎,望住阿余脸孔时,才隐约露出了一点微笑。男人再次回到阿余的双脚中间,准备进入戏肉。男人
一手就像阿余双腿提起,姿势活像替婴儿替换尿布一样。
  男人先将粉红色的内裤(我留意到底裤已经被沾湿了)脱掉,再将阿余双腿往她胸口压下去。男人用毛衣的衣
袖包住了食指和中指,然后就插进了阿余的肉缝里,此时更像照顾婴儿的情境了。我想男人是想要抹掉阿余阴道里
的液体。男人将手指拔出来,毛衣上布满了阿余的淫水。本来已经粗大的手指再包住毛衣,让阿余哭不出声来。
  此时男人将阿余双腿都搁在肩上,龟头已经抵住了阿余肉缝。
  「呜……放过我好吗……」阿余伤心地说,「我把钱还给你们好吗﹖我不要怀孕……呜……」
  「你不用安全套﹖」我问道,「要是她真的怀孕,我们麻烦就大了。」
  「小子真怕事。」男人说,将阴茎插入阿余幼嫩的阴道里面。从阿余的脸部表情来看,那真是一件痛得很的事。
黑色的粗壮阴茎缓缓没入肉缝里面,男人用了几次力才让阴茎插到底。我开始幻想阴茎已经插进了子宫(似乎也真
的有这种可能)。
  阿余已经哭不出声。而男人用力拔出了自己的阴茎,然后又用力顶入去她的阴道。抽插极其缓慢,但看得出每
次男人都很用力,而阿余亦痛得要死。「小女孩真是小女孩!」男人说到,吐了一把口水在自己的阴茎上,稍微润
滑了这个辛苦的活塞运动。男人抱起了阿余,让阿余扶好了自己肩膊,男人双手揭起阿余的校裙,托着她的屁股,
便开始以直立式的姿态干着她。我看见阿余的两块阴唇被灰黑的肉棒撑开,流出来的液体不知是口水还是淫水。
  「呜……呜……呜……」男人加速了身下的运动,肚子撞击着阿余的身体,每一下都将阿余抛起来,阿余活像
一个任由男人摆布的洋娃娃。
  这样干着已经过了十多分钟,看来男人技术高超。男人依然抱住阿余,脸上不见一丝累态;头发凌乱的阿余只
能紧抓住男人的背,紧咬着唇忍耐着每一下的抽插。阴茎不停在阴道进出,交合处总算开始湿润,但看样子还是帮
不了什么忙。
  「嗯……唔!」阿余忽然发出一阵叫声,原来男人忽然将阴茎用力插至阴道最深处,然后停住不动——正当我
以为男人已经在阿余体内射出精液的时候,男人却是将阿余放在桌面。
  「别在那一旁看着,你应该也恢复了吧。」男人说。他把阿余的身体翻转,方便阿余替我口交。看来他是个喜
欢分享的人啊,于是我也脱下了裤子,将阴茎插进阿余嘴巴。
  「现在还觉得很脏吧﹖结果还是要给我舔它!」我说,补回刚才阿余不肯的口交。这次是我第一次参与多人性
交,我干着阿余的嘴巴,让她把我整根阴茎都含下去,而对面的男人则继续干着阿余的下身。我们一时各自干着两
边,一时配合着各人动作,例如每当男人用力插进阿余阴道的时候,我就让阿余深深的含住我的阴茎。男人不断加
快抽插的速度,让阿余的身体整个都被摇动着。我命令阿余用舌头好好舔着我的阴茎,不时又要她含住。
  这个三人连体的情境维持了十多分钟,我先告弃权,在阿余嘴里发射出第二发精液。我命令阿余将一半精液吐
在自己手上,然后抹上自己脸上,另一半精液则让她自行吞掉。阿余被我羞辱着,眼里满是泪水。
  「你这家伙真是变态!不过我喜欢。」男人笑道,身下的动作依旧用力,让我不得不佩服他。用力的动作让阿
余自痛楚中开始感到了快感,嘴里不知是惨叫还是呻吟。
  「啊……嗯……呀呀……」阿余趴在桌上被男人狠狠干着,嘴里不停发出呻吟声。正当我开始担心一件事的时
候,男人终于大喝一声,然后用手环抱着阿余的肚子,缓缓摆动着屁股。而阿余则是不停扭动想要摆脱男人。
  「嗯……」阿余被体内的温暖液体弄得一阵舒适,却又想到了自己可能因此成孕,脸上露出了一种羞耻绝望的
神色。男人发射良久,阴茎久未拔出。一直维持了两分钟,才看到男人将依然硬挺的阴茎从阿余的肉缝中抽出。被
撑开的阴唇一时间未完全合上,露出的小黑洞缓缓流出一些透明的液体……难道那些不是精液﹖
  这次阿余真的没有气力了,一直躺在桌上喘气,也许因为以为自己肉缝流出的是精液而绝望。我悄悄从窗帘后
拿出了一部正在运作的摄录机(还好电池还未用尽),对桌上的阿余拍了几个用作结尾的大特写。阿余发现自己的
行为原来一直被拍下来,再一次被打击,伤心地哭起来。
  「你们到底想怎样……呜……」阿余问道,男人走到阿余身旁,脱掉她双手的皮带。他替阿余穿回了内裤,任
由依然倒流出来的透明精液将内裤沾湿。
  「小女孩怎么那么怕﹖我不会让你怀孕,要是被发现的话我的罪名可是不轻。我才不会冒那种险。给我把这粒
药丸吞下去。」男人将一粒药丸放到阿余嘴里。
  「千万别要想揭发我们的事,别忘了刚才的事都拍摄下来了。」我说。
  男人带着我们悄悄的走到校园门前,我不禁再望阿余一眼,她不但满头凌乱,而且一些透明液体还沿住她的小
腿流下来。我跟男人吩咐阿余快回家,并站在校门目送她离开。
  「小子你也回家吧。今天的事记得保密,也不要忘记弄一只光盘给我——那些片段。」男人说,手指一指我手
中的摄录机。
  「是的。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我问。
  「她吃的那种药丸真的有用﹖还是……」我问,暗想这问题会否让他不高兴。
  「当然有用,不过那粒丸是为了你安全着想的。我那话儿早就不行了,所以才不怕让她怀孕。」男人答道,转
身就回到校园。此时我才第一次留意他身上穿着的是校工的衬衣。一个风纪、球员跟一个校工身处一间干净得很的
杂物房,又是一个奇怪的画面。
  我望一望男人的背影,然后转身离开校园。心想要是有机会再遇到这种事的话,也要找他帮忙。
  【完】

上一篇:弄校花上床 下一篇:心中的牵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