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四十三)昆

【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四十三)昆





             (四十三)昆仑双姝
  三清殿中。昆仑派所有长老及护法等头面人物纷纷赶来,各自按排位就座。
位居掌门之位下首那两张交椅上,坐着两位年过四旬的中年美妇,均满脸焦灼之
色,眼巴巴地紧盯着大门外,似在期待某种奇迹降临一般!
  坐在上首那位美妇一脸焦急地道:「四妹,他们怎么还没过来啊?你说,掌
门师兄会不会把萧公子直接请进迎宾苑歇息去啦?」
  下首那位美妇看似稳重许多,闻言摇了摇头,「掌门师兄既然通知我等在此
相侯,应该不会的……三姊但请稍安毋躁,其实小妹也急于一睹大名鼎鼎的香公
子之真容哩!」
  上首美妇低声叹道:「四妹,咱姊妹俩数十年深交,可说无话不谈。我也不
瞒你,听留驻昆仑的罗刹门姊妹们把他吹捧得神乎其神,特别是去年,莉香妹子
由济南府带回那幅萧公子的画像,令愚姊一见画像,便惊为天人,被他深深迷住
了!」
  下首美妇微微点头,也低声道:「三姊既如此坦白,小妹自也不好隐瞒。其
实小妹心思,也跟三姊一样哩……」言罢脸上不由一红,想了想又低声问道:
「三姊你说,莉香妹子为啥要带回萧公子画像?莫非她……她对萧公子也……」
  上首美妇惊笑道:「四妹想哪儿去啦!掌门夫妇伉俪情深,莉香妹子怎会?
四妹难道还不知道么?那是因为去年夫人传令,为罗刹门所有下属组织配发一付
公子肖像,莉香回济南府省亲,顺路就带回来了。愚姊想来,夫人此举,摆明是
想树立萧公子的威信,帮助他雄霸武林。」
  下首美妇沉吟道:「萧公子人中龙凤,理当如此!三姊,萧公子那幅画像在
你那儿已摆满一个月,该轮到小妹收藏啦。」
  上首美妇失笑道:「眼下真身都来了,你还跟愚姊抢那幅画儿干嘛?你要,
叫人照着萧公子本人再画一张不就行了,包管比愚姊手上那幅更逼真!」
  下首美妇叹道:「可惜本门现在几乎找不到精通绘画之人,云帆师侄若是还
在这儿就好了。」
  上首美妇笑道:「四妹若有本事让他成为你的如意郎君,长厢厮守,还要画
像干嘛?呵呵~」
  下首美妇玉颊涨得通红,不依地低声啐道:「三姊真是!说得好好的,又不
正经了!」
  上首美妇长叹一声道:「这有啥不正经的?咱姊妹俩孀居十余年,一直守身
如玉,女未嫁男未娶,谈情说爱天经地义。」
  下首美妇皱眉道:「话是这样说,可他一个小小少年郎,能瞧得上咱俩这等
人老珠黄的半老徐娘么?」
  上首美妇道:「唉!那就尽量想法子呗!咱这等年纪的女人若再不主动点儿,
好男人就要被挑光啦,更何况萧公子这样天下罕见的男儿?错过可就没了……说
实话,在愚姊心目中,早把他视为比周郎当年还要完美百倍的惊世美少年,日夜
萦绕于心……最令愚姊担心的是,怕香公子盛名之下、难符其实,若本人比画像
差得太多,一旦见面,岂非要大失所望!你说我能不紧张么?」
  下首美妇笑道:「难道在三姊心中,周长老的位置,已被画像和传说中的萧
公子所取代了么?」
  上首美妇四下看了看,凑在她耳边低声叹道:「取代了又如何?周郎已走了
十余年……你我这等年纪的女人,又是最想那事儿的时候,据说……萧公子除了
俊逸绝伦、人品绝佳,在那方面……也是无人能出其右!」
  下首美妇仔细看了看她那急不可耐的模样,不禁扑哧一笑,也凑在她耳边低
声调侃道:「天啊!还未和人家见面,三姊下面就痒了么?」
  上首美妇也耳语道:「四妹也不用笑我,你那位秦郎可是和周郎一起过世的
……四妹不妨闭上眼睛想想,那位风流倜傥的大情圣即将出现在你眼前,难道你
下面就不痒么?」
  下首美妇脸上一红,啐道:「至少没三姊那么急色!」
  且说赛西亭夫妇带着千儿、晓虹、绿绒和艾尔莎等人,在五进院落里转过一
圈之后,重新回到三清殿,与等候在那里的诸位长老和护法们会晤。
  千儿现身于三清殿的一刹那,那两位中年美妇不由得眼前一亮,双眸异光连
闪,呆呆地看着他,一瞬不瞬!同时由心底发出一声惊呼:「老天!天下竟真有
如此雍容温雅、芝兰玉树般的绝世美少年么?简直堪称仙界奇葩、金童降世!竟
比画像上和我想象中还要完美十倍!」
  如此仙童一流人物的出现,大殿中其他长老护法们也纷纷把目光聚焦在他身
上,忍不住由心底发出阵阵赞叹!
  每当出现在公众场合,千儿便少不了要承受许多这样的目光,倒也见怪不怪。
  查莉香忙走到两位美妇身前,挡住了她俩视线。下首那位美妇忙歪着鹅颈去
看人。上首美妇干脆轻轻推开查莉香,心痒难挠地埋怨道:「莉香妹子,您且让
让!」目光灼灼地盯视着千儿不放,也生怕少看了一眼!
  查莉香惊笑不已,忙拍拍二女香肩,「两位姊姊醒醒!办完正事要紧,别有
失我昆仑礼仪。」
  下首美妇到底更有涵养一些,当先收回目光,附在师姊耳边低声道:「三姊,
他没让你失望吧?」
  上首美妇以手抚胸,依然直盯着千儿,大口大口直喘粗气,心中犹自惊叹不
已:「天!他活脱脱就是我朝思暮想的梦中情郎啊!」
  定了定神,她才对师妹低声叹道:「岂止是不失望,画像上的他已够令我着
迷的啦,万万没想到,真人竟比画像上还要完美得多!」
  赛丽儿上前扯扯两位美妇衣袖,娇笑道:「姬姨、吴姨,您俩这样子,好像
要吃人的样子哦!」
  赛西亭对自己这两位年纪不小,却满脑子风花雪月的宝贝师妹也有些无可奈
何,毕竟当年这两位是拥护他接掌门户的第一批支持者,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仅次
于查莉香的二长老和三长老,年纪更大的两位师弟胡宇和张长胜反而位居其后。
  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忙着进行介绍。
  首先介绍的便是他这两位师妹,分别是四十六岁的牡丹仙子姬无双,和四十
五岁的荷花仙子吴玉雪,二女纷纷起身,对着千儿敛衽为礼。
  千儿见二女年约四十多岁,臻首蛾眉、发挽高髻,均作俗装打扮,容貌秀丽
端庄、仪态不俗,心中颇有好感,不由长揖为礼,含笑招呼道:「久闻两位仙子
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气度雍容、明艳端庄,不愧仙子称号,真是幸会啊!」
  姬无双和吴玉雪心中大为受用,正待争着答话,查莉香已揽住二女香肩笑道:
「这位便是两位姊姊念兹在兹、渴慕一见的萧大公子,罗刹门众姊妹的梦中情郎,
感觉如何啊?呵呵~」
  千儿大为窘迫,不依道:「莉香阿姨,您、您干嘛老要取笑我啊?」
  查莉香夫妇每次回门,总要给夫人和他带去许多昆仑特产和新鲜玩意儿,对
他特别疼爱,关系亲密,和他玩笑惯了。在他看来,赛伯伯是天下最好的父亲,
莉香阿姨是最好的母亲,夫妇俩则是伉俪情深的典范!从幼年时代开始,每当他
心中委屈、午夜梦回中思念父母之时,赛伯伯夫妇便是最常浮现于脑际的慈爱形
象,私心里好希望自己生于他们家。
  查莉香摊摊手,望着姬无双和吴玉雪笑道:「我这是取笑,还是实话实说呢?」
  姬无双当先笑道:「萧公子之名早已如雷贯耳,公子的画像贱妾等仰慕已久,
今日一见,实足慰平生!果然是生得粉妆玉琢,如金童降世一般,且谈吐不俗,
真是名不虚传啊!查长老所说,可是一句不假!」秋水双瞳一直凝注在千儿身上,
就未离开过。
  吴玉雪随即娇音细细地道:「公子实乃仙界奇葩,今日光临昆仑,足令蓬荜
生辉!」她的状况也跟师姊差不多!
  查莉香冲她俩眨了眨眼睛,意味深长地笑道:「这孩子难得来一趟,两位姊
姊可得和他多亲近亲近,机会难得哦!」最后五个字声音压得很低。
  她对这两位孀居十余年、一直为夫守节的长老颇有些同情,她只比二人小几
岁,深知其中痛苦难熬之处。以她对千儿的了解,知道他对女人是韩信点兵多多
益善,颇为偏好年长美妇,而且夫人最近对他的管制也宽松许多,是以有心撮合。
  当然她这样做,还有进一步拉拢这两位长老的意图,毕竟她俩在昆仑派中地
位崇高、拥护者众。慕容紫烟如此放心地把她放在昆仑派十余年,自有她的独到
之处,为人处世八面玲珑、左右逢源,尤其是御人之术更是堪称一绝。以千儿对
她如此好印象,也可见一斑!
  吴玉雪脸上一红,姬无双轻挽鬓边散发,微微一笑道:「公子光临,愚姊妹
自当聊尽地主之宜,带公子游历一番昆仑胜境。」
  千儿谢道:「昆仑胜境美不胜收,若是有暇,定要叨扰两位仙子。」
  赛丽儿不满地道:「小千哥哥,你明明已经先答应过我啦,怎能再答应两位
阿姨?」
  千儿忙笑道:「丽儿妹妹,我要麻烦你的地方还多着呢,比如帮大哥打听一
些地名之类的啊。」
  赛西亭慈爱地拍拍爱女的头,笑道:「丽儿放心,少不了让你跑腿儿的!」
接下来介绍胡宇和张长胜等诸位长老和护法,千儿一一和他们含笑招呼。
  介绍完毕,大家重新落座,六个眉清目秀的小道僮鱼贯而入,奉上香茗,大
家闲聊起来……
  谈笑间,绿绒见姬无双和吴玉雪一直目光灼灼地盯着千儿,不时为他张罗松
子茶点,举止间风情万种,热情得有些过分,心里已有些不悦,又见千儿居然也
和她俩谈笑风生、打得火热,更是令她气不打一处来!
  只听姬无双对千儿低声笑道:「萧公子,这些小道僮粗手大脚,恐难入公子
法眼。若公子不弃,贱妾愿效犬马之劳,服侍公子在迎宾苑中的起居……」
  吴玉雪也忙道:「贱妾也是一样。」
  绿绒忙道:「我是公子的丫鬟,他的日常起居一向由我负责,就不劳两位仙
子啦!」
  姬无双笑道:「绿绒姑娘远来是客,难得歇息一下,尽管把萧公子交给愚姊
妹便是。」
  绿绒黛眉一挑,「不行!」在张氏花园她被灵缇晾在一边,整整一天一夜不
见千儿人影,都不知干了些什么,毕竟千儿那般维护灵缇,自己胳膊掰不过大腿
也还罢了。眼下在本门地盘上,她岂肯再退让?
  千儿怕绿绒和主人闹僵,场面不好看,忙笑道:「此事稍后再说,嗯~张长
老,说起饮酒,在下实在量浅,待会儿还望多多担待。」
  张长胜笑道:「公子放心,咱们但愿你能尽兴,可不敢把你灌醉,否则掌门
师兄和查长老怪罪下来,老朽可担待不起,呵呵~」
  绿绒给姊弟俩带来这么多新鲜玩意儿,赛丽儿对她大有好感,拉着她说说笑
笑,绿绒才稍稍好过一些。
  闲聊一番之后,大家前呼后拥地将千儿等人迎进后花园迎宾苑,请进各自下
榻的精舍之中稍息风尘。随后,昆仑派人众在千儿下榻的玉皇阁大厅里小坐一会
儿,赛西亭和诸位长老护法们便纷纷告辞离去。
  姬无双、吴玉雪和赛丽儿却没走,两位美妇和千儿打得火热,赛丽儿则被罗
刹门众人拉住问长问短,根本无法脱身!
  姬无双和吴玉雪还真如先前所言,忙着为千儿打来热水,服侍他洗净脸和手,
举手投足间温柔如水,眉梢眼角满是浓浓母爱天性,如同慈母照料自己的爱儿,
令千儿感觉异常温馨和舒适。姬无双更是打开他的发髻,用热毛巾把头发擦了几
遍,为他重新梳理整齐、挽好发髻,箍上冲天金冠,插上青璇发簪……
  赛丽儿则被晓虹拉进她屋里,陪她闲聊。
  若说千儿在昆仑派众人眼中是块香饽饽,赛丽儿则是罗刹门人众心中的宝贝
儿。或许是生于一个温馨和睦的家庭、父母教养有方,或许与生俱来有着一股子
亲和魅力,或许遗传了母亲极佳的为人处世之道,或许兼而有之。总之,她那无
拘无束、烂漫纯真的性格,由里到外散发出一种特别惹人怜爱的独特气质,任谁
见了都会情不自禁地特别喜欢,把她当作小妹妹一般看待。不独千儿,随行而来
的数十名罗刹门中人,个个都喜欢拉着她唠嗑一番,忙得她不可开交,也兴奋得
要命!
  绿绒在自己房里草草收拾了一下,便急匆匆地来到玉皇阁,见两位仙子对千
儿如此大献殷勤,显然不怀好意,气得眼珠子都绿了!忙上前抢着替千儿换上干
净锦袄,同时警惕地看着两位殷勤的美妇,「两位仙子可以回去歇息了,这里有
我哩!」眼睛瞪得像只恶犬!
  千儿摸摸头上发髻和金冠,但觉非常满意,不由笑道:「绿绒啊,不是我说
你,除了烹得一手好茶,这服侍人的功夫,你还真不如两位仙子细心呢。」
  绿绒但觉这句话,实比重重给她几耳光更严重,太伤自尊了!「好好好!她
们既然比我强,你就跟她们去吧!以后也别来喝我煮的茶啦!」言罢泪眼汪汪地
冲了出去,出门时把房门摔得『砰砰』两声巨响!
  千儿脸上笑容瞬间石化!心中一个念头反复打转:「天啊!这还是当初那个
守在闭关静室、乖巧小心的小丫鬟么?啥时也养成一付大小姐脾气啦?暮雨朝云
居中这些女子,咋个个脾气都如此暴躁?再看看人家云梦娘娘、灵缇和影儿,还
有丽儿妹妹,是多么温柔,多么有涵养……」
  见他气得脸色发青,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姬无双忙揽住他肩头,低头凑在
他耳边柔声抚慰道:「绿绒姑娘年轻气盛,公子大可不必跟她呕气……」她身材
丰腴欣长,比千儿高出近半头,还真象一位慈母正柔声安慰爱子。
  千儿这才稍稍缓过气来,愤愤不平地道:「我到底说错什么了,值得她这样?
不就夸了两位仙子……」
  姬无双媚声道:「公子既然觉得贱妾手脚还算利索,贱妾今晚就留在这儿服
侍公子好了,为公子叠被铺床……常听人言,公子夜里常做噩梦,须得一位年长
妇人睡在身边,夜里才能免遭噩梦袭扰。若公子不嫌弃,贱妾愿和公子同榻而眠
……公子想要怎样都行,包公子满意就是……」说到后面已声若蚊呐、几不可闻
……
  千儿但觉耳边美妇吹气如兰,弄得浑身麻酥酥地,正待说话。一旁的吴玉雪
也看不过去了,忙上前将师姊拉到一边,在她耳边低语道:「看来三姊下面真是
痒得很了,竟公然大吃公子豆腐!」
  姬无双吃吃地道:「连莉香妹子都说了,这次机会难得,必得和他多亲近亲
近!否则一旦错过,天下哪还有如此出色的少年?」
  吴玉雪啐道:「莉香妹子虽是如此说,须知他可是夫人之禁脔,三姊就不怕
挨板子啊?」
  姬无双道:「四妹有所不知,公子一向风流成性,连夫人也无可奈何,早就
解禁啦!诸如烟霞姊姊、周家大小姐和二夫人花影,都先后和他好上了,夫人也
不过睁只眼闭只眼罢了……算了,四妹别光说我,你一向表面正经、内里闷骚,
难道就不想么?」
  吴玉雪脸上一红,正待说话,却见晓虹、赛丽儿拉着一脸铁青的绿绒走了进
来。
  原来绿绒刚才摔门而去,在院子里一阵狂奔,发泄胸中怒气。急不择路之下,
迎头撞进正向玉皇阁款款而来的晓虹怀里!晓虹也不废话,拉着她继续走向玉皇
阁。绿绒虽赌气而去,心中却着实担心那两位「霸占」着千儿的娇娆美妇,生怕
他被美色所惑。满心想回去盯牢他,却又拉不下那张脸,此刻被晓虹一拉,立马
顺坡下驴,半推半就地被她拉回来了。
  千儿看一眼绿绒,眼望天花板冷笑一声:「嘿嘿!还真长本事了,会摔门了
是么?你有那本事,就别回来啊!」
  绿绒脸色一变,又待发作,可一见他身边那两位虎视眈眈的女人,实在没法
放心,忙强自咽下这口恶气,满脸寒霜地看着某个虚无之处,一语不发!心里暗
自打定主意,死活也要赖在这儿!
  见她一付眼泪汪汪、万分委屈的模样,千儿心中更加来气,正想出言讥讽几
句,却被赛丽儿拉拉衣袖,「小千哥哥,既已收拾好,咱们不如上楼看看昆仑风
光吧,上面视野很开阔的!」
  千儿和五女一同登上玉皇阁楼上。迎宾苑本就比其他殿宇高出一截,站在楼
上视野更为开阔。
  看着眼前金碧辉煌的凌霄宫,遥望对面冰封雪裹、高耸巍峨的玉珠峰,山腰
白云缭绕,犹如一位银装素裹、亭亭玉立的仙子,千儿不由神游物外,颇有如登
仙界之感!
  但听晓虹说道:「久闻昆仑奇峰林立、风物奇佳,今日一见,果然名下无虚,
看得人目迷五色!对面那座山峰便是玉珠峰,传说当年玉皇大帝见昆仑山雄伟高
大,气势轩昂,景象万千,且离天庭很近,便在昆仑山顶修建了一座轩辕行宫。
他妹妹玉珠得知后,很不服气,说玉帝占的地方太多,不仅占了天上,还要把地
上的好地方也据为已有。玉帝没法,只好把其中一座山峰让给了玉珠。玉珠在这
山峰上为自己修筑一座冰清玉洁、俏丽奇美的行宫,常带众姐妹到此游玩,所以,
这座山峰就叫玉珠峰。」
  听到玉珠二字,千儿不由暗忖道:「当今大明长公主的尊号便是玉珠,不知
是否与此传说有所关联?」笑道:「你真不愧一代才女,见识如此广博!有关昆
仑群峰的传说可还有么?」
  晓虹笑道:「昆仑乃古代神话传说的摇篮,上古时期昆仑山是众神聚居之地,
昆仑山仙主乃是西王母,居住在瑶池,每年王母娘娘在此举行蟠桃盛会,众神欢
聚一堂,谈仙论道。在《穆天子传》中就有『穆王八骏渡赤水,昆仑瑶池会王母』
的传说,在众多古书中都有记载的『瑶池』,便是昆仑河源头的黑海,那儿湖水
清澈,鸟禽成群,野生动物出没,气象万千,在昆仑河中穿过的野牛沟,有珍贵
的野牛沟岩画,距黑海不远处是传说中的姜太公修炼五行大道四十载之地。金顶
峰和对面的玉珠峰经年银装素裹,山间云雾缭绕,金顶峰下的昆仑泉,是昆仑山
中最大的不冻泉。形成昆仑六月映雪奇观,水量大而稳定,传说是西王母用来酿
制琼浆玉液的泉水……」
  绿绒原本一直在生闷气,此刻听晓虹言及此地有如此神泉,她近年一直痴迷
于茶艺之道,不禁见猎心喜,忍不住插嘴道:「小婢随身带有产自洞庭雾峰的碧
秋清茗上等好茶,再配上如此上佳名泉,大家可是有口福了!」
  千儿精神大振,却拉不下脸面跟她答话。晓虹只需瞄一眼他的脸色,便知他
心中所想,对绿绒笑道:「好主意!待会儿你找莉香阿姨讨来泉水烹茶,让我等
尝尝昆仑古泉风味!」
  「有个人可就没这口福了!」绿绒狠狠瞪了千儿一眼,随即找查莉香张罗去
了。
  千儿气道:「不就几杯茶嘛,稀罕么!」心里却委实稀罕得紧,对昆仑名泉
烹制出的碧秋清茗向往不已,急欲品尝是何等美妙滋味!心中对绿绒是又爱又恨,
却也无可奈何!
  晓虹扑哧一笑:「你平素待人温文尔雅,并非如此小肚鸡肠啊,今儿是怎么
啦?和女孩儿斗气,可不是男子汉的作为哟。」
  赛丽儿也搭腔道:「就是嘛,绿绒姊姊哪点儿不好啦?瞧被你气成那样!」
  千儿苦笑道:「你俩批评的是,是我一时犯了嗔念。对了晓虹,关于昆仑派
的典故,你也应该知道一些,可否说来听听,也让我和两位仙子长长见识?」
  晓虹说道:「据传,道教的创始人是鸿钧老祖,座下三个弟子,乃太上老君、
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昆仑派乃道教分支,元始天尊为昆仑派始祖,很久以前便
已在此传道授业,广收门徒,门下有姜子牙、南极仙翁和广成子等风云人物。现
在传下来亦不知过了多少代,早已没了当初的辉煌,名气稍弱,但香火一直不断。
传到前任掌门玉虚子张莫然,道法深厚,百姓尊之为神仙……」后面一句话已声
若蚊呐、几不可闻,毕竟如此敏感话题,不宜当着昆仑派长老提及。
  她尚不知,这位神仙已被罗刹门大小姐给活活打死!
  姬无双和吴玉雪此刻一人拉着千儿一只手,全副心神都在他身上,压根儿就
没认真去听,即便听见了,重色轻友之下,又哪有心思去想那些陈年旧事?何况
大师兄比二师兄张莫然对她俩好得多!
  「唉~」对于被囚于地宫锁龙洞已长达十余年的张莫然,千儿还是颇为同情
的,可他除了长叹一声,又能如何?江湖武林,永远都是弱肉强食,没有多少道
义可言。若是在承平时期,少林和武当作为武林泰山北斗,尚可主持正义、维护
道统,可一旦有罗刹门和天门这样的超级豪门异军突起,少林和武当自身已然难
保,还有什么样的力量能够挺身而出?
  好一会儿之后,绿绒用托盘送上一壶香茗、五只古色古香的碧玉茶杯,这是
她随身带来的,千儿常用茶具。
  千儿心道:「她们正好五人,看来是没我的份了!这丫头,还真是记仇啊!」
鼻中阵阵异香扑鼻,实乃从未尝过之佳品,忍不住馋涎欲滴、心痒难挠!忙转头
望向远处,装作一付毫不在乎的模样。
  谁知绿绒斟上的第一杯茶,还是恭恭敬敬地递给了他。
  千儿一时怔住,不由看了她一眼,但见绿绒也怔怔地看着自己,眼中虽仍有
淡淡幽怨、隐隐泪光,更多的,却是脉脉深情……
  爱恨分明,且两种情绪转换极快,也许刚刚还恨不得杀死他,眨眼间又可能
爱得要死要活!这也是罗刹门诸女一大特点,个个都堪称极不稳定因素!
  他举杯就唇,鼻间香型独特,轻轻抿下一小口,舌尖缓缓搅动,但觉芳香四
溢、奇异清香扑鼻!咽下之后,舌尖微甘、唇齿留香,那极有层次感之异香,在
在刺激着舌尖味蕾,这的确是到目前为止,他对茶之一道最新,也是最高境界的
体验!
  他忍不住长叹一声:「唉~绿绒,我不得不承认,你的茶实在堪称仙品,绝
非凡夫俗子所能达到的境界!」对她的满腹怨气,也不由得烟消云散……
  绿绒只是呆呆地看着他,竟忘了给晓虹等人斟茶……
  赛丽儿微微摇头,只好自己动手,先给两位仙子和晓虹斟上,为千儿添上,
然后再是自己。
  下楼时,千儿故意落在后面,绿绒、赛丽儿也是亦步亦趋。晓虹拉拉赛丽儿
衣袖,匆匆下楼而去。
  千儿揽住绿绒柔软腰肢,低声道:「不生我气啦?」
  绿绒拉长着脸道:「生气!气得肚子疼!」
  千儿奇道:「那你还给我斟茶?」
  绿绒撇了撇嘴,颇为自信地道:「我这样做,不过是吊你胃口。其实今天所
用泉水甘冽有余、底蕴不足,水质仍偏硬,烹出的茶只能算上品。我已收集不少
泉水,用我的秘法加以处理,不出一年,必能烹制出甘冽醇厚俱全、余香层次更
佳的昆仑泉茶中极品!比刚才的茶不知好哪儿去了!」
  千儿听得心痒难挠,「是用什么方法进行处理啊?埋在地下窖藏么?」
  绿绒不屑地道:「这种方法太普通,若是这样,怎能称为极品?」
  千儿更加好奇,「怎样处理才算极品呢?」
  绿绒道:「不告诉你!让你知道了,好教给别的女人么?我才没那么傻!我
要你明白一个道理,离了我,你休想品尝到茶中仙品!」
  千儿苦着脸道:「我承认离不了你还不成么?你最近脾气那么大,行事骄纵
放肆,一点儿不给我面子,我还不是都忍了~」
  绿绒道:「这还不够~你最好把我哄高兴一点,无论我发再大的脾气,你也
得好言相向,否则……」
  千儿道:「好好好~都依你!唉~其实以你眼下在茶艺上的造诣,称为国师
也不过分,侍候人方面差一些原也无可厚非,世上哪有十全十美之人?大不了另
找一个丫鬟来侍候,你潜心于茶艺之道就好。」
  绿绒坚决地道:「不!我一定要一手包干,让其他丫鬟侍候你,我更加不放
心!」
  千儿皱眉道:「可是,做丫鬟真有些委屈你……」
  绿绒打断他道:「既然如此,公子爷不妨给婢子升升级呀。」
  千儿这方面挺大方,说道:「行,回去我就向夫人建议,升你为府中副总管,
做李嬷嬷副手,级别够高了吧?」
  绿绒摇头道:「不要!把我升级为你未来的妻子还差不多!」
  千儿苦笑道:「这可不是什么好差事,家里还有两个随时发作的火药桶哩
……不怕烧得你体无完肤?」
  绿绒坚定地道:「我不怕,我自有应对之法!」
  千儿道:「那好吧,从现在起,你就是萧家未来的媳妇儿了,来,香一个~
唔唔~」搂住她一阵痛吻……
  良久良久,绿绒微微将臻首移开一些,痴痴地看着他,幽幽地道:「这世上
若没有其他女人,就咱俩在一起,那该有多好……你就是我的全部,除了你,我
心里再想不起别的,我爱你~真是爱得好累好累!你是不是对我施了魔咒啊,令
我如此痴迷、难以自已,成天提心吊胆、备受折磨……」
  千儿唯有沉默,沉思半晌,缓缓说道:「对不起……或许我生来便是个不祥
之人,从小家破人亡。乾娘好心收养我,却害得她夫妻失和、母女反目。北风姊
姊将我抱回,如今却跟活死人一般,生死相隔一线……我得到的太多,能付出的
却太少……不是我不想,而是我仔细想想,除了给别人带来不幸,我还有什么?
我真的是个很没用的人!」说到后来,语气渐转落寞、伤感。
  绿绒紧了紧他的颈项,泪眼婆娑地道:「你不要这么说自己……至少,你给
过我很多很多……你从不把我当丫鬟看待,你让我感觉未来有一种幸福在等着我,
你让我真正懂得了爱是什么滋味。跟你在一起虽然饱受折磨,但更多的是甜蜜。
那天晚上,当你对我说出那些话的时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无论如何,
能遇上你,都是我一生最大的幸运!」
  ……
  接风晚宴上,千儿心悬北风伤势,也无心饮酒,对晓虹说道:「晓虹,你号
称赛诸葛,寻访不死神仙之事该如何进行,可有腹案?」
  晓虹沉吟道:「据闻不死神仙隐居于梅花谷中,但具体位置不详。为今之计,
不放请赛掌门夫妇帮忙找人打听一下,看看是否能找到知道地头之人。」
  趁敬酒之时,晓虹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赛西亭夫妇。
  酒过三巡之后,赛西亭、查莉香夫妇在逐桌敬酒之时,遍询本门之中的老人。
在问到他师妹姬无双时,她沉思半晌之后,才皱眉道:「小妹似乎听一位老人提
起过这么个地名儿,可喝了酒脑子发晕,一时又想不起来了。」
  赛西亭忙回到第一桌主席,将姬无双所说的话告诉千儿。千儿一听之下,不
禁大喜过望!
  他忙端起酒杯来到姬无双桌前,敬酒一杯之后,急急地问道:「在下听赛掌
门言及,姬仙子可是知道些有关梅花谷的线索?」
  姬无双将他拉到一边,醉态可掬地道:「嗯~可眼下一时想不起来,公子容
贱妾仔细想想,若今晚回去酒醒,想起来之后,一定在第一时间前往玉皇阁告知
公子。只是不知贱妾深夜拜访,是否打扰公子休息?」
  千儿忙道:「不妨!今夜在下一定秉烛相侯,静待仙子佳音!」
  姬无双媚笑道:「看来贱妾今夜若是想不起来,也得给公子一个回音了,否
则岂非害得你通宵无眠?」
  千儿尚未及回答,吴玉雪见师姊拉着千儿在一边说私话,也走了过来,听了
师姊之言,不由揶揄地道:「三姊莫不是故意卖关子吧?哪有现在想不起,待会
儿躺床上反而能想起来的道理?」
  姬无双脸上一红,啐道:「四妹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妹子偷听别人
谈话,那才大是不该哩!」
  吴玉雪似笑非笑地看着千儿,「哦~见面不到半天,三姊和公子便有体己话
儿说了么?公子可否有以教我,对贱妾也说说?」
  俗话说两个女人一台戏,弄得千儿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端坐主席上的绿绒见三人在这边聊得火热,一付打情骂俏之态,忙端起酒杯
走了过来,向姬无双和吴玉雪敬酒,随后借机将千儿拉回主席。一路走一路埋怨:
「公子好歹也是有身份有地位之人,怎能如此不避嫌疑,见漂亮女人就打得火热?
何况还是两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
  千儿皱眉道:「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我这是在向姬仙子打听梅花谷呢,哪里
又打得火热啦?」
  绿绒撇了撇嘴,「得了吧!我看不过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罢了……公子这
点儿德行,婢子还不知道么?」
  千儿不由摇头叹气:「反了反了!我看你是大小姐才对,都是我把你宠坏了,
简直越来越过分!」
  绿绒咬着下唇,气呼呼地道:「你以为我愿意这样么?瞧你见了漂亮女人那
付色迷迷的模样,我简直就气不打一处来!」
  千儿不服地道:「请问绿绒大小姐,我何时又色迷迷了?」
  晓虹在主席上和赛西亭夫妇低声闲聊着,且不时和前来敬酒的长老护法们客
套几句,言谈举止温文尔雅、端庄大方、字字珠玑,令昆仑派众人暗自心折不已!
见千儿和绿绒在身边一直喋喋不休地低声吵个没完,在主人面前简直有失身份、
太不成体统!晓虹忙以眼色加以制止……
  绿绒依然不依不饶,将嘴凑在晓虹耳边,痛陈千儿的不是!
  晓虹听罢不由叹道:「他就这德行,天生一个万人迷,连夫人都只能是睁只
眼闭只眼,谁又能奈他何?绿绒姊姊对他如此巴心巴肝、热心热肠,今后可有得
你罪受了!」
  绿绒暗自咬牙道:「晓虹妹子难道就不是么?不过是比我更沉得住气罢了!」
  晓虹悠悠地道:「那也不全是,小妹只是从不为己所不能之事而烦恼罢了。」
  席间宾主尽欢,散席之后,各自回房休息。
               (待续)

法国伦理电影 在线免费伦理电影 伦理电影 快播 人体艺术摄影高清 欧美人体艺术图片 人体艺术网站
上一篇:诱僧 下一篇:禁渊X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