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少妇小说  »  【豪门夜宴】

【豪门夜宴】



  
    冰冷的肉,冰冷的刀,冰冷的砧板,冰冷的水……我将伴随着这些冷冰冰的物体度过忙碌的一个月。

  饭店经理召集了全体厨师,向我们下达了长达一个月的任务一次比国宴更隆重的宴会。为了使我们这些精英厨师能更集中的做好这次晚宴,饭店牺牲了足足一个月的生意它暂停营业了。然而,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出席宴会的不是别人,是主席和委员长。

  我们当然明白到这次宴会的非同小可,甚至比经理更清楚。但他当然不会放弃这个教导我们的机会,因此我们不得不硬着头皮开完那个没有茶水的会议。
  经理神情激昂地叮嘱我们,一定要把粤菜的特色做出来:鲜嫩可口,清香甜润。为此,饭店可以提供一切所需要的材料包括最让我们心动的女畜。

  尽管女人肉用于食用已经开始被社会接受,但毕竟还没有进入普及阶段,一个女人的价格大约要20到30万,这无疑是一个非常可观的价钱。作为对比,一只上等的澳洲龙虾大约卖100 元,一只一头鲍鱼也不过是6000元。所以,女人,绝
对是贵族的食品。更为严重的是,多数情况下,尽管一个女人会有重达50到60斤的肉,但往往一道上好的菜是需要好几个肉体的,例如本饭店的名菜百合鲜炒指粒,就起码需要5 到6 只纤纤玉手才能上菜,又如冰唇丝,需要的是两位数的头颅。如此一顿下来,花费400 到500 万绝对是很平常的。至于这一次,我保守估
计成本应该在4000万到6000万元之间。当然,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出席宴会的
不是别人,是主席和委员长。

  经理当然知道,这数千万的投入和它即将产生的回报比较起来,是微不足道的。用他专业的话来说:「内部收益率至少在100%以上!」至于什么是内部收益率,经理说这是金融术语,不可能向我们这种粗人解释清楚。事实是,没有任何一个厨师对他的自得感到激动或是反感,我们的所有兴趣,都集中在一个月内将陆续送达的两三百个新鲜的肉体上。

  比较可惜的是,作为首席厨师,我不得不花费一整天的时间去拟定一份菜单,以至于错失了迎接第一批肉体的机会。

  ——二、正当我为如何保持「烤全体」的成品表皮完整无须开腔同时又能清除其内部的秽物而煞费苦心之时,厨房的后门传来了一阵欢呼。我知道,我错失了第一眼目睹268 个新鲜肉体的机会。

  不过我并不感到很遗憾,因为在下来的一个月,我将是唯一一个能亲手屠宰全部肉体的人。

  「戮宰」已经逐渐成为一个专门的名词,它从对野兽的手刃中脱离出来,成为描述处理食用女性的专有名词。它甚至有了一个载于《牛津英汉词典》的英文单词:「Choopping 」须知世界上能成为英文单词的中国名词并不多,而我只知
道China 和Snuff.由此可见,戮宰已经成为具有中国国粹意义的一种艺术。但这
种艺术的修炼是需要时间的,当然最重要的是天分与悟性。在中国,只有不到300个人通过了人体厨师认证资格考试,只有25个人通过了特级人体厨师认证,而在这25个人当中,每5 年都会有一位最杰出的厨师被全国美食家协会颁予「戮宰家」
的终身荣誉见笑了,本人正是其中一位。顺便提一下,全国美食家协会在11年前开始了这项荣誉的颁授。

  正如您所见,我是最有才华的厨师(我不得不勉强地加上一个「之一」),这268 个女子能为我所处理,是上天对她们最后的怜悯。

  尽管我还未能在灌肠机和内脏搅碎机之间作出明智的抉择,但对肉体天生的敏感迫使我马上放弃了手头的工作,前往现场观察我的材料。

  但现场使我感到愤怒。我看到的是四辆集装车,其中两辆正在往地上倾倒我的肉体!!就像堆填区里倾倒垃圾一样!「马上停下来!!马上!!!」我一边制止司机的野蛮行为,一边指挥在场的所有厨师与学徒:「快!!把这些女人搬开,一个一个的摊开在地上!别让她们堆成一堆,会压坏组织的!」大伙忙起来。
  经过手忙脚乱的半小时,厨房的地板上铺满了赤裸的女人。我仔细的检查每一个身体检查的结果再次令我愤怒!

  我把司机从车上跩下来,拎起一条腿:「你看!!你自己看!!」

  由于有太多的同类同时压在上面,这条原本娇嫩的腿已经被压地青一块紫一块了。我又抬起一个头颅司机明显是被吓呆了。这是一个多么漂亮的脸庞啊,清晰的五官,衬在细白的皮肤上面,再配上乌黑的亮发……这原本是一个完美的艺术品啊!可是由于司机的疏忽违章,它现在已经失去了它原有的美丽:鼻梁已经被压踏了,嘴角被撕裂了大概是地上的异物导致的,原本白里透红的脸被刮出了一条一条的血痕……而且很明显的,这个头颅的主人,已经窒息而死了!而根据饭店订购肉体的协议,所有送达的肉体,尽管将被深度麻醉,然而却必须保证是活着的,而且是健康地活着!

  「你们没有受过培训吗!!没有人教你怎样装卸货物吗?难道你们就这样倾倒这些完美的身体吗?……」在我的怒斥之下,司机完全失去了自己的思想。
  一个学徒小心翼翼地过来问我:「师傅,这个肉体还可以烹饪吗?」

  「你说呢!」我没有正面回答。

  「 那……那我先把她拿去处理了。」依然是小心翼翼。

  我知道所谓的处理的是怎么一回事。浪费的材料通常都很多,有的是很有保留价值的,就像现在这个美妙的少女,尽管已经失去了生命,但对于我们这些终日与死物打交道的人来说,并没有失去其在性方面的任何意义。因此我们有自己专门的场所去保留一切我们认为有价值的东西,对此经理从不干涉,甚至持赞成的态度。作为交换,经理拥有这个「废弃材料储藏室」的钥匙。

  那个小伙子拖着尸体,一路往储藏室小跑过去;尸体在地上磕磕碰碰,发出了一些沉闷的声音,以衬托他的兴奋。我隐隐约约地可以看到那张痛苦的脸上的一点泪漬……我有点不忍,吩咐了一句:「小心点!」

  ——三、仙欲公司在肉食界名声并不太好,我们饭店也曾经上过它的当:用越南肉畜冒充国产女子。像这种以次充好的低级伎俩,我看只有他们才能做得出来。

  我也曾经提醒过经理不要再和他们有生意上的来往,可惜基本上没有,或者说根本没有眼光的经理只看中他们比市场低上那么一两千块的价钱,因此为我带来了不少烦恼……

  国产肉畜是优秀的,美味的,是绝对不可替代的。而我们这次的宴会是豪华的,奢侈的,是绝对不可怠慢的,我们的客人是尊贵的,威严的,是绝对不可辱没的。作为总管,在不能改变采购部决策的情况下,我必须亲自把关。

  经我痛斥及徒弟小心谨慎的监管,毁坏肉畜的事情没有再次发生。他们全部采用人手,将肉体逐件从车上搬下来,然后转运到仓库。无论如何,我想我对司机的批评也许是太过分了一点。全国,乃至全世界,订购新鲜肉畜的少至又少,而一下子订购了268 头新鲜肉畜的饭店,恐怕空前绝后。我相信当那些司机想象到自己的身后是数以百计洁白的肉体时,能够不出车祸地安全抵达,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尽管麻醉剂的影响需要接近一周的时间来消除,但我个人坚持进行深度的迷昏。我毫不怀疑肉畜的顺从性,不过我想作为肉畜,是没有资格坐在货柜里面的,她们只能躺着,躺在货柜里专门定做的格子里。看见一头躺着而睁开眼睛的肉畜,对我而言,并不是什么愉快的经验。

  现在,267 头(有一头已经死亡的安静地躺在储藏室的冰柜里面)肉畜,都分得了各自的储藏格。而我要做的就是检查她们是否为真正的国产精品。

  检查的方法很简单。我讨厌什么DNA ,因为这与我作为厨师的感觉相悖。我知道炎黄子孙有什么遗传上的生理特征,我就用它万试万灵。首先是铲型门齿,即上颌两颗门齿的两边沿翻卷成棱、中间低凹,像一把铲子。其次是眼睛。瞳孔为黄黑色,内部还有内眦,在眼的内角处,由上眼睑微微下伸,遮掩泪追阜而成一小皮褶。再者是耳朵小巧玲珑,形圆薄软。最后就是脚趾的特征:小脚趾的指甲盖是两瓣。凭这四点,我能一边欣赏肉畜的身体,一边确认其为国产肉畜的身份,更能为每一头肉畜打出一个大致评分,以决定其肉体最终的用途我惊人的记忆力,可以协助我掌握所有肉畜的情况。

  我的大徒弟陪着我踱到第1 号储藏格里面。

  这是一头冷峻型的肉畜。虽然眼睛紧闭,但高高的鼻粱,微微翘起的小嘴,还是显示出她天生而来的高傲的气质可惜的是,这种气质与一头肉畜的搭配是一个可悲的错误。

  我用手扶正了一下头颅,左手拇指轻按人中,食指一翻,将下嘴唇翻下来,然后中指往上一拨,上嘴唇也翻起,露出上下两排洁白的门牙,骤看像只裂唇的小兔,很是可爱。我再轻轻扳开下巴,伸入右手食指,摸了一下我要检验的上颌两颗门齿,确有些微凹入。

  我松开手,小嘴慢慢闭上,动人的脸庞回复了冷艳的冰冻。

  然后是眼角。尽管特征非常明显,但我还是很想看到她无神的目光。我用手指不断地轻拂她的上眼皮,慢慢地将它翻开,黑亮的瞳仁就这么渐渐显现在我眼前。看着她这种「一只眼开,一只眼闭」的姿势,我忽然有一种玩弄一个大玩具的感觉肉,对于我来说,似乎不仅仅是血红的、柔软的食物那么简单,它忽然多了几分温馨。

  我闭上她的眼,一手把住下巴,一手抚着头顶,把她的头转向侧面,显露出迷人的颈部曲线和玲珑的耳朵。我把玩了好一会儿圆润的耳珠,又再次扶正她的头,进行最后一项检查:小脚趾。

  她的脚稍微有点弯曲,我抓住脚裸,一拉,便拉直了。我俯下身去,仔细端详脚趾。非常圆滑的小宝贝,闪亮的脚趾甲看来已经被用心修剪过,完全没有突出脚趾。小脚趾正如特征所描述的,有一大一小两瓢,但中间的裂缝并不明显。
  我忍不住捏起这只小巧的脚趾,欣赏着在我手指的用力搓揉下,忽而变得惨白,忽而变得红润。

  我回头对负责记录的大徒弟说:「1 号肉畜,确认」。

  1 头、2 头……我花了一整个下午的时间,终于检查完所有的肉畜。看来仙欲公司也知道我们客人的分量,伪劣产品并没有再出现。

  明天,麻醉剂的作用就已经过去了,我要看一下鲜活的肉畜。

  [ 待续]


  •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
    上一篇:暖奴作者芊 下一篇:不归淫路(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