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龙魂侠影:第10集 忘川厉煞 第2回操魂邪人】

【龙魂侠影:第10集 忘川厉煞 第2回操魂邪人】




  商讨结束,已是戌时,楚婉冰粗略地问了一下这段时间的情况,当听到柳儿
与黄欢的事情后,小丫头也是一阵心酸落泪,趴在龙辉怀里哭了起来。
  魏雪芯不仅对龙辉牵肠挂肚,而且对楚婉冰也是极为依恋,姊姊开心她就笑
,姐姐伤心她便哭,所以她成了是哭的最凶的一个,到了最后反倒是龙辉跟楚婉
冰一同安慰她。
  龙辉伸手将姐妹两的眼泪抹去,笑道:「冰儿,雪儿,快别哭了,让相公抱
一个!」
  楚婉冰本想顺势投到他怀里,但想起这小子前世的薄情,以及今生偷师娘的
「好事」,俏脸顿时笼上一抹寒霜。
  魏雪芯脸皮极薄,心中虽想与龙辉亲近,但却拉不下脸,如此一来,龙辉是
两手空空。
  既然不肯投怀送抱,龙辉干脆就自己动手。
  魏雪芯看到龙辉伸出大手,芳心一阵甜蜜,眼泛秋波,颊生春色,娇躯酸软
,正等着情郎的拥抱,忽然却觉得手腕一紧,竟被楚婉冰拉到了身后。
  楚婉冰拽走魏雪芯,并顺势躲开,叫龙辉扑了空。
  龙辉蹙眉道:「冰儿,你做什么?」
  楚婉冰嘟着嘴道:「没什么,只是不想让我妹妹被某些狼心狗肺的人糟蹋罢
了。」
  先是涟漪,再是穆馨儿,龙辉心中有鬼,不敢反驳妻子的训斥。
  楚婉冰见这小子吃瘪,心里觉得解气几分,不禁笑道:「小贼,雪芯现在是
我的人了,你以后想见她都得经过我同意。」
  这句话暗含深意,魏雪芯想起那天在药池的旖旎,娇躯一阵发烫,更是躲在
姐姐背后,羞得不敢抬头。
  龙辉大吃一惊,暗忖道:「造反了,造反了,这死丫头居然开始造反了,才
出去一段时间就把雪芯吃得服服帖帖的,倒过来跟相公作对了!」
  先有林碧柔,接着就是玉无痕,到了玉京后,楚婉冰又降服白翎羽这匹胭脂
马,更是向崔蝶释出好意,现在就连对他甚为痴恋的魏雪芯都加入了小凤凰的阵
营,龙辉发觉自己身边的女子都被这小丫头拉拢过去了,心里顿时一阵叫苦:「
完了,以后真的要完了,以后我真的要成老婆奴了!」
  这一刻他才发觉女人多了也是一种负担,左拥右抱是得付出代价的。
  楚婉冰咯咯笑道:「好了,相公别哭丧着脸啦,快带人家去见一下素雅嘛,
到现在我还没真正认识这个姐妹呢。」
  要是连秦素雅都成她的人,自己以后可真的是要看女人脸色行事了,想到这
儿龙辉心中一阵发毛,坚决反对道:「天色晚了,改天吧。」
  楚婉冰眼珠子一转,哼道:「随便你,今晚我见不到素雅,我就去找穆师娘
告状,说一个不要脸的小贼上下通吃!」
  龙辉立即认输,举手投降道:「算我怕你了。」
  楚婉冰咯咯一笑,拉起魏雪芯道:「雪芯,咱们走吧。」
  魏雪芯温顺地点点头,她对楚婉冰的话可谓是言听计从,基本就是姐姐的尾
巴。
  三人携手朝龙府走去,魏雪芯跟楚婉冰都改变了装束,若不然以她们姐妹的
容颜早就让玉京街道的行人发疯了,但龙辉却是真面目示人,反正他贪花好色的
本性已经是人人皆知,如今身边多出两个女子也不是什么怪事。
  自从当年私定终身之后,楚婉冰是第一次跟龙辉肩并肩走在大街上,生出一
阵感慨:「我什么时候才能光明正大的跟小贼一起走在外边呢?」
  想到这儿,不由得紧紧挽住龙辉的胳膊,将丰腴的娇躯都贴在丈夫身上,龙
辉似乎也感觉到她的心意,转过头微笑道:「放心吧,冰儿,等一切事情结束我
们携手游遍大江南北。」
  楚婉冰展颜一笑,臻首靠在龙辉的肩膀上,而龙辉也不厚此薄彼,照顾了姐
姐当然不能忘记妹妹,伸手握住魏雪芯的柔荑,魏雪芯只觉得一股温暖甜美从手
心传来,五指反握住情郎手掌。
  二女虽然易容,但那股独特的气质却是难以掩盖,再加上两人身姿婀娜娉婷
,外人都是羡煞龙辉的这般艳福。
  经过繁华的大街,三人来到一处较为僻静的小巷,只要走过此地便可直达文
武胡同。
  三人脸色一变,他们都感觉到了强烈的杀气,倏然闻及气劲爆破声响起,只
见前方宅院内冲出了两条人影,随即又有一条婀娜倩影追来。
  「狗贼站在!」
  杜娇柳眉倒竖,扬起长鞭朝着那两人抽去,只见其中一名白面男子回身便是
一掌,澎湃的掌风将杜娇的长鞭打了回去。
  那人的掌风极为阴邪,带着丝丝鬼气,显然是煞域的武功,长鞭除了杜娇本
身的劲力外,还夹杂着阴风冥力,杜娇猝不及防之下,被打了个正着,身子被震
得飞了起来。
  「小辣椒!」
  忽闻一声呼唤,慕容熙从楼上跳下,一把接住杜娇,他神态悲怒凄然,丝毫
不负昔日潇洒。
  那两人打伤杜娇后,正想脱身,却被龙辉与楚氏姐妹封住去路。
  仔细打量这两个男子,打伤杜娇的人是一个白面男子,而另一个则是面带戾
气,手中提着一口古剑,龙辉认出那古剑正是北城露的绝仙剑,于是沉声道:「
你们是何人?」
  白面男子怒喝道:「不想死的就给我滚开!」
  说罢一掌扫出至极阴煞,龙辉眼皮也不抬,挥手便是一招「烈阳元丹」,强
烈的至阳之气硬生生震散,那名手持绝仙剑的男子一爪打来,同样是阴气邪力。
  这次龙辉并没有出手,而是楚婉冰和魏雪芯两人动作,楚婉冰玉掌横空,而
魏雪芯则是撮指成剑,姐妹联袂出招,将此人一击逼退。
  三人各站一方,将两名男子合围在中央,困住了他们的退路。
  龙辉打量了他们一眼,说道:「煞域有魑魅魍魉四大阴将,魑、魍两人已在
皇城一战丧生,想必你们是魅断和魉生吧。」
  白面男子蹙眉道:「吾乃魅断,阁下是何人竟敢挡我煞域阴路,就不怕终归
冥途吗?」
  这时忽然听到了慕容熙惊恐的叫声:「小辣椒……你别吓我啊,快醒醒啊!

  杜娇眼神涣散,有气无力地道:「慕容熙……你是个混蛋,为什么你替这么
多女人画画,就是不肯为我画一幅……」
  慕容熙浑身颤抖,一只手摁住她背心,不断地输过真气,楚婉冰见状立即过
去帮忙,抵住杜娇的心坎,以真元刺激她的心跳。
  谁知刚一运功,却觉得杜娇的脏腑筋络毫无生机,她不由一阵哀伤,咬唇道
:「小贼,杜姑娘她……她快不行了,绝不能放过那两个畜生!」
  龙辉闻言杀气直冲而上面门,怒道:「狗贼,我要你们死无全尸!」
  「龙兄,且慢!」
  慕容熙缓缓站了起来,其面色如常,嘴角继续挂着那一抹轻浮的淡笑,他说
道:「这一仗交给小弟如何?」
  龙辉见他表情虽然轻松,但却目光中却透着一股坚定,于是便点头答应了。
  慕容熙嬉皮笑脸地朝那两人走来魅断和魉生走来,看起来就像一个轻浮不堪
的纨绔子弟,魅断看得心烦,直接劈了一招「百鬼风沙」,利爪如钢刃,化作旋
风席卷而来,慕容熙竟是不躲不闪,被爪风刮得遍体鳞伤,血肉模糊。
  他缓缓抬起手掌,撕下内衣的白绸,捧在手中,笑道:「小辣椒,我这就给
你作画,就用我的血和这两个畜生的血给你画一幅画!」
  手指在身上的伤口沾了沾血,慕容熙边走边在白绸上比划着,魅断和魉生心
头发寒,一种恐惧感涌出,两人竟是联袂出招,也不顾上保全实力,同气并招,
刹那间阴风大作,鬼魂哀嚎,上有阴煞绛雷呼应,下有冥动阴火助威,正是——
葬玄冥功!慕容熙脚踏穿云迷踪步,手控日月浩然气,这正是慕容家的传世绝学
——日月宝鉴。
  日月并耀,阴魂消散,只见魅断和魉生的数个大穴同时爆破,血如泉涌,慕
容熙臂腕挥动,将两人的鲜血纳入掌中,以指代笔,挥画如风。
  只见白绸之上一名娇俏少女手持长鞭,策马而行,表情娇痴可爱,又多几分
蛮横,将杜娇那份气质体现的淋漓尽致,但以血为墨,使得这幅美人丹青多了几
分凄美和无奈。
  两大阴将倏然倒地,慕容熙笑呵呵地道:「小辣椒,我帮你画好了,你快睁
眼看一看啊!」
  说着说着眼泪竟流了下来,他一边笑一边流泪,随即竟是两行触目惊心的血
泪。
  魏雪芯已是别过臻首,咬唇含泪不忍再看。
  慕容熙咕咚一下跪在了地上,抱住杜娇嚎声大哭。
  龙辉曾痛失爱侣,对此也是心酸不已,暗忖道:「我已经失去了柳儿,岂能
再让三少遗憾终生!」
  于是拉起慕容熙道:「三少,我有个法子可以救杜姑娘。」
  慕容熙整个人都跳了起来,抓着龙辉胳膊道:「龙兄,你有什么法子,快告
诉我!」
  龙辉道:「三少,你且冷静,因为这个方法我也不敢保证其效果,而且还有
可能陪上你一命。」
  慕容熙急切地道:「是生是死都没关系,若能救活小辣椒我陪上一命又如何
!」
  龙辉点了点头,拉过楚婉冰交代了几句,将画符的方法说出,又让魏雪芯在
一旁护法。
  夫妻二人分别在杜娇与慕容熙胸口画上符咒,随即让两人掌心相对,由于杜
娇此时生机断绝,便由楚婉冰扶着她的身子。
  手捏法诀,运起神通,滂湃真气沛然而发,口中振振有词,默念法诀:「十
万法界,玄奇天命,造化契机,种种善缘,重重心关,奈何因果……」
  随着龙辉每念一句,黑漆漆的天空竟浮现阵阵紫云,紫云之中暗蕴夺目雷光

  天上紫云涌下丝丝紫气,缓缓地注入结界之内。
  随即龙辉一掌拍在慕容熙后背,输出浑厚真气。
  内息从慕容熙由右掌注入杜娇左掌,在其体内运行一大周天,再经左掌回输
自身,形成一个生生不息的大圈。
  杜娇胸口前得鲜血符咒倏然绽放豪光,透穿结界,直上云霄。
  光芒上接云层,形成激烈漩涡,「一息存,万法生,紫气腾,延续命,转乾
坤!」
  龙辉突然大喝一声,左手举天,急吐内元,以自身根基接引九天之气。
  九天之气灌入杜娇体内,胸口符咒亦立时化去,慕容熙心脉之气瞬间被接引
过去,两人合流并气,气息交融,再无分你我。
  噗,噗,噗……破损心脉已然修复,杜娇心脏再次跳动,只听她嘤咛一声,
缓缓睁开双眼。
  紫气回天,续命还阳,这对怄气冤家共用一命,一念相通,杜娇瞪着明媚的
大眼睛看着慕容熙,忽然噗嗤一笑,伸出芊芊玉指点着慕容熙的脑门嗔道:「你
这混蛋,明明早就喜欢我,为什么就是不肯说,还一直气我!」
  慕容熙打了个冷战,用无辜地眼神望着龙辉:「龙兄,这是怎么回事?」
  龙辉耸耸肩道:「重生之后,你们两人共用一命,心意相通。」
  慕容熙哭丧着脸道:「早知道我不救她了,让她去死算了!」
  杜娇气得柳眉倒竖正想发作,却感觉到他真实的想法,知道他只是嘴硬,心
里还是挂念自己的,于是怒火也降了七分,脸上充斥着娇羞甜腻的笑意。
  慕容熙感应到这小辣椒的心意,心中甚是无奈。
  杜娇看到那幅用血描绘的丹青,不由心花怒放,抢了过来说道:「这幅画就
是我的啦!」
  慕容熙心忖道:「傻女人,血迹斑斑的破布你也要。」
  杜娇心念一动,猛地抽出长鞭,喝道:「死鬼,你说谁是傻女人!」
  慕容熙吓得转身欲逃,却听到一个柔弱的声音响起:「三少,你们没事吧。

  北城露扶着门沿走了出来,俏脸一片煞白,慕容熙暗骂道:「真该死,差点
就忘了六妹!」
  看着慕容熙过去搀扶北城露,杜娇俏脸不由一沉,垂下臻首轻咬唇珠,神态
甚是古怪。
  楚婉冰美目一转,心忖道:「他们两人已是心意相通,杜姑娘看到那个姑娘
出现后,神情就变得如此古怪,莫非慕容熙也喜欢那个姑娘?」
  于是不禁打量了北城露几眼,发觉她虽是伤疲之态,但却生得眉目秀丽,花
容月貌,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慕容熙眉头一挑,显然是感觉到了杜娇的醋意,心里是进退两难。
  楚婉冰朝魏雪芯打了个眼神,让她赶紧化解这个尴尬的气氛,魏雪芯心领神
会,将地上的绝仙剑拾起递给慕容熙说道:「慕容公子,你的剑。」
  他们两人算是相识,慕容熙听出魏雪芯的声音,不由诧异地望了她一眼,说
道:「多谢,但这口剑是北城小姐的。」
  魏雪芯将绝仙剑递了过去,北城露道了一声谢,龙辉不由奇道:「三少,那
两个煞域的人为何到此行凶?」
  慕容熙蹙眉道:「我也不清楚,我们当时就在屋里喝茶,他们就闯了进来,
先是打伤六妹,再抢走古剑。」
  龙辉奇道:「三少,那两个阴将虽是厉害,但似乎还不是你的对手,他们怎
么可能将北城小姐打伤呢?」
  北城露叹道:「打伤我的人不是那两个什么阴将,而是我宅子里的一个仆人
。」
  原来就在不久前,慕容熙等人到北城露的宅院做客,三人正洽谈欢快时,一
名负责端茶倒水的仆人忽然发难,那仆人名叫张伯,乃是北城世家在京师产业的
管家,谁知他今天就像鬼上身一般,发疯似得朝北城露出手。
  这个张伯根本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但刚才他犹如一个根基雄沉的
武林高手般,即便慕容熙拼尽全力、北城露与杜娇配合,三人联手也难与之抗衡
,被对方三下五除二就打趴了。
  北城露望着手里的绝仙古剑,叹道:「张伯当时就一直盯着这口古剑,所以
招招皆以针对我为主,我被他掌风扫中后就昏过去一段时间,后来的事情我就不
清楚了。」
  慕容熙道:「那个张伯当时两眼冒着青光,功力十分雄厚,几乎快赶上当日
我在皇城见过的愆僧了。但不知为什么,他刚打伤六妹之后就昏了过去,我们过
去查探之下发现他已经气绝身亡。」
  杜娇撇了撇小嘴道:「后来那两个劳什子阴将趁着我们不注意将古剑夺去,
我一时气愤不过就追了出去。」
  楚婉冰朝古剑瞥了一眼,认出上边也是刻着两个太荒古篆——「绝仙」,心
里疑云顿生:「魔界要抢夺四口古剑,那煞域为何也要针对这些古物呢?」
  龙辉看得奇怪,于是开口问道:「北城姑娘,可否将剑借我一观?」
  北城露点了点头,正想将绝仙剑递过去,楚婉冰急忙制止道:「等一下!」
  其语气急切焦虑,似乎根本就不想龙辉接触绝仙剑。
  看到妻子如此态度,龙辉不由奇怪,问道:「冰儿,你究竟是怎么了?」
  楚婉冰心里是有一层忧虑:「这些古剑是你前世打造的,若真给你触及,说
不定就会恢复记忆,到那时候……」
  想起那副云曦的画像和洛清妍的容貌,楚婉冰心里是一阵筹措,但却不知如
何说明,只好道:「我也想看,你就不能让我一下吗?」
  龙辉哦了一声,侧开身子,让楚婉冰过去先看。
  楚婉冰咬了咬朱唇,正想接过绝仙剑,忽然看到一名仆人急匆匆地跑了出来
,大叫道:「小姐,大事不妙了!」
  北城露微微一愣,蹙眉道:「又发生什么事了!」
  那仆人跑到北城露跟前,上气不接下气地道:「里面……有,有鬼!」
  话音方落,那名仆人手掌一伸,猛地握住北城露手腕,只听咔嚓一声,北城
露手腕立即脱臼,绝仙剑瞬间易主。
  北城露强忍痛楚,挥掌反击,谁知那名仆人的手掌在她面门拂过,北城露两
眼顿时反白,咕咚一声便倒了下去。
  楚婉冰距离北城露最近,她立即凝指出招,隔空射出数道剑气,那个仆人哦
了一声,抓住诛仙剑舞动了几下就将楚婉冰的剑气挡住。
  「小丫头,剑术不差!」
  那仆人呵呵一笑,「且看我的这几下剑法如何!」
  他手腕扭转,竟是劈出阴冥剑气。
  楚婉冰以元古大力筑起一道气墙,谁料那道剑气竟穿透气墙,还划破了手掌

  元古大力早就瓦解了阴冥剑气九成以上的威力,所以那点伤势最多只是涂点
金疮药就可以恢复的,对楚婉冰根本就没有影响,她正想再次动手,却感到脑门
一阵刺痛,眼前顿时浮现了诸般幻像,随着幻象的增多,她的头越发胀痛。
  楚婉冰再难忍受,抱着头猛地倒在地上打滚,痛得冷汗直冒。
  龙辉见状顿时火冒三丈,使了一招「烈阳元丹」,至刚至阳的掌力直扑那名
仆人。
  那人眉头一皱,脸上露出凝重之意,但还是举掌硬接。
  双掌交汇,龙辉掌力犹如山洪暴发,那仆人被震得连退数步,口中却是不住
赞叹道:「好厉害的功力,恐怕就算是当年的竹虚子也没你这般根基!」
  龙辉哼了一声,怒道:「狗贼,再接我一掌!」
  仆人将绝仙剑插在腰间,举起右手,只见其掌心浮现了一个淡淡的光晕,龙
辉仔细一看光晕里边竟映照出北城露的容貌。
  龙辉大吃一惊,喝道:「你做了什么!」
  仆人呵呵笑道:「也没什么,只是抽了她的魂魄罢了。你的功力很强,以吾
现在这幅躯体根本就不是对手,但你若吾逼急了,那这位北城小姐的魂魄可就要
遭殃了!」
  慕容熙气得跺脚大骂:「卑鄙小人,有本事就跟我一对一,挟持女人算什么
英雄好汉!」
  仆人不屑地笑道:「竖子无知,方才你连吾三招都接不下,居然还敢口出狂
言!」
  慕容熙脸色一沉,寒声道:「你是张伯?」
  仆人眼睛生出幽幽的青光,显得十分诡异,傲然冷笑:「那个老头叫做张伯
么?筋骨差得很,害得我连五成功力都是不出来,若不然你们三个小鬼早就没命
了!」
  龙辉哼道:「那我便跟你打上一场如何?」
  仆人嘿嘿一笑,说道:「小子你很有本事,年纪轻轻就修成先天,你是老夫
这三百年来见过天赋最高的人,就算竹虚子也没你这般能耐!我现在不是你的对
手,我才不干这种以卵击石的蠢事!」
  那名仆人身子忽然一震,气息有些凌乱,显得十分辛苦,于是瞪了龙辉等人
一眼,警告他们不许跟来,否则毁掉北城露的魂魄。
  慕容熙是进退两难,思量多番后,还是决定留下来。
  龙辉本想悄悄跟着他,却听到魏雪芯急切的叫唤:「龙大哥,快来啊,姐姐
好像很痛苦!」
  楚婉冰此刻是抱着脑袋躺在地上,花容惨白,口唇发青,龙辉急忙将她抱起
,问道:「三少,劳驾借间客房一用!」
  随即又对魏雪芯说道:「雪芯,快去找你大娘过来!」
  头疼之余,楚婉冰只觉得自己昏昏沉沉地在一片黑暗中行走着,不知走了多
久,眼前倏然一亮,竟发现龙辉正惊恐万分地朝自己扑来,口中大喝道:「曦妹
,快住手!」
  楚婉冰甚是惊讶,正想回应之际,却发现自己手中正握着一口利剑,自己朝
自己的脖子抹去。
  剑锋闪动,楚婉冰觉得脑门一阵鼓掌,仿佛灵魂被撕裂般的疼痛。
  过了片刻,她有看到龙辉盘膝而坐,似乎正在冥想,而在他身边陪着一个白
衣女子,正是云璇,两人就这样一直静静地坐着。
  过了许久,龙辉缓缓睁开了眼睛,云璇开口问道:「怎么样了,找到姐姐的
魂魄了吗?」
  龙辉叹了口气道:「绝仙剑拥有操控魂魄,沟通阴阳的异能,所杀之人的魂
魄都会受到剑锋的重创,轻则魂魄分离,重则魂飞魄散,我还是到奈何桥走一趟
,看看你姐姐在不在那儿。」
  眼前景色再变,楚婉冰发觉自己正站在桥头,周围皆是面色惨白,神情呆滞
的人,这些人缓缓地走过石桥,一个个地消失在石桥尽头。
  她想说话却是有口难言,想移动却是动弹不得,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就在
这时远处传来一个急切的声音:「曦妹,你真的在这儿!」
  只见龙辉急匆匆地跑来,满脸焦急地道:「你放心,再过一些日子,我的‘
长命天灯’便可以功德圆满了,到时候定会为你补全魂魄!」
  「长命天灯还没完善吗?」
  楚婉冰发觉自己又变成了云璇,正紧张地询问龙辉。
  龙辉笑了笑道:「快了,现在已经完成了七成左右,就差一点我就可以想到
为你姐姐补全魂魄的法子了。」
  「你就知道想着我姐姐!」
  云璇低声嗔道,「为什么我不是姐姐呢!」
  龙辉闻言尴尬地笑了笑,继续埋头苦思。
  倏然眼皮一跳,楚婉冰发觉自己正伏在龙辉背上,而龙辉背着自己朝那座石
山奔去,四周一片混沌,抬眼望去看到混沌之中出现了一座阁楼。
  「云姑娘,我这就去替你准备药池!」
  「我不要什么药池……我要弹琴……」
  「好好,你且先到药池疗养,我这就去给你做一口好琴!」
  龙辉的说话声越来越小,随即楚婉冰又看到云璇朝自己走来,喃喃自语地道
:「姐姐,我来了!」
  就在她想说话的时候,又发现自己看到云曦站在桥头等候,面带笑容地朝自
己打招呼。
  她一时看到云曦,一时又看到云璇,她的视角不时地在云氏姐妹之间切换,
到了最后她已经分不清楚她究竟是谁,只是觉得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两人竟然
已经重叠在了一起……她的视线也随着云氏姐妹的重叠而变得模糊,她最后看到
的是桥头的三个太荒古篆——「奈何桥」!「冰儿!」
  耳边再次响起熟悉的声音,睁眼一看,发现母亲和丈夫正关切地望着自己。
  楚婉冰奇道:「我这是在哪?」
  龙辉道:「方才你昏了过去,我向三少借了间客房,然后让雪芯请来岳母大
人。」
  洛清妍松了口气道:「你终于醒了,刚才差点吓死娘亲了。」
  楚婉冰叹了口气道:「我究竟是怎么了?」
  洛清妍叹道:「我也不知道,你身上既没有中毒,又没有重伤,但你却是昏
迷不醒,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楚婉冰将方才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听得洛清妍是秀眉紧蹙,诧异地道:「
这人能够拘禁他人魂魄,倒是像是煞域的‘离魂咒’。这个咒法虽然能够夺取活
人魂体,但也要视双方根基而定,若对方的根基太高,这咒法便没了效果。」
  龙辉接口道:「从那怪人的言语推断,他似乎可以附在其他人身上,操控活
人躯体。但他附体的对象是一些普通人,想必这些邪术也要根据双方根基而定。

  洛清妍道:「勾魂,附体,这些虽然不算厉害,但也是一种极为高明的辅助
性功法,只要运用合理便可有意想不到的效果,而且这两种功法极为难练,煞域
中也没几个人精通此等异术。」
  龙辉诧异地道:「难道就连厉帝和冥师也不懂吗?」
  洛清妍说道:「这两人虽然也是先天之境,但他们也是注重武力,对于这些
辅助功法并非很热衷。」
  三人还想说些什么,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洛清妍立即闪身回避,
犹如一股轻烟般从窗户飘出。
  慕容熙推门进来,朗声说道:「龙兄,小弟有事请教。」
  龙辉道:「三少有何要事尽管直言。」
  慕容熙肃容道:「我想请龙兄指点通往煞域之路。」
  龙辉蹙眉道:「三少,莫非你想闯入煞域,夺回北城小姐的魂魄?」
  慕容熙点头道:「然也,小弟决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六妹受苦!」
  龙辉想了想道:「三少你先冷静一下,我也不知道煞域的准确位置。」
  慕容熙脸上露出了沮丧的神色,低头叹气。
  当年三族战败后,煞域被三教联手封印,三教圣人以大神通将忘川河引入了
九幽深渊,从此以后煞域便销声匿迹,与尘世完全隔绝,就连妖魔两族也不清楚
煞域的准确位置。
  楚婉冰忽然开口道:「慕容公子先别沮丧,虽然找不到煞域的真正位置,但
你可以去找他们的人,抓上几个来逼问,不就一清二楚了吗?」
  慕容熙皱眉道:「可是那两个阴将已经被我杀了,这些贼子狡猾得很,恐怕
再想再找他们是十分苦难了。」
  楚婉冰道:「慕容公子不必担心,煞域在前不久刚打下丰郡,朝廷已经准备
对丰郡大动干戈了,你不如就从此下手。」
  慕容熙恍然大悟,拍手道:「然也,多谢姑娘指点!」

优优人体艺术图片 西西人体艺术网 日韩av i图片 色小姐动漫 电影 色小姐 漫画 粉色小姐pinkpink
上一篇:雨醉春意馆_古典武侠_激情都市, 下一篇:【龙魂侠影:第9集 定天诛邪 第13回功败垂成】